My Diary


by daiqianwen

<   2017年 11月 ( 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網絡直播下半場不做“直播” 轉型短視頻的花椒們勝算幾何?

   11月8日報道 文/三石

  直播行業在2016年爬上風口的頂端,千播大戰熱鬧一時,進入2017年,熱潮明顯降溫。這背後也是監管趨嚴、行業回歸理性的結果。告別草莽,一心謀轉型的直播平臺們誰會笑到最後?

  行業監管趨嚴

  花椒直播散播謠言被罰 一直播等平臺涉黃被約談

  網絡直播平臺在發展初期,為吸引用戶,快速占領市場,都或多或少打過擦邊球,直播造娃娃、餵奶、換絲襪等涉黃內容常常見諸報端,即使是進入監管不斷趨嚴的2017年,仍有不少直播平臺被點名約談。

f0166718_12364252.jpg

  2017年4月,花椒直播因違規提供涉黃內容,被北京市網信辦公安局、文化市場行政執法總隊約談查處,責令限期整改,與其一同被查處的還包括今日頭條、火山直播。市文化市場行政執法總隊還對火山直播、花椒直播固定證據,立案調查,並對達到追究刑事責任的直播發布者移送公安機關查處。

  根據央視調查,今日頭條客戶端曾頻頻向用戶推送低俗直播,用戶會在午夜時分進入所謂的美女秀場,火山直播的一些主播衣著暴露,引誘用戶打賞,花椒直播平臺則有主播當眾直播換絲襪,依靠低俗表演吸引眼球,而在一些不知名的小型直播平臺上,直播間幾乎都充斥了低俗內容。

  2017年5月,文化部嚴管直播平臺,花椒直播因提供散布謠言和擾亂社會秩序的虛假故宮直播行為而受到行政處罰,一直播、在直播、鬥魚等15家直播平臺涉嫌提供含有禁止內容的網絡表演也受到行政處罰。

  在設立主播黑名單、施行主播實名製等強監管之下,“情色”風險使部分主播退出行業。加之平臺間直播內容同質化嚴重,用戶流失明顯。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6月,我國網絡直播用戶共3.43億,占網民總體的45.6%。而這一數據在2016年12月分別是3.44億、47.1%。與半年前相比,網絡直播的用戶規模和在網民中的整體占比都出現下降。

  有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末,千播大戰中活下來的直播平臺隻剩下約200家。新政落實之後,直播行業逐漸進入平穩增長期,對存量用戶的爭奪成為重點,如何讓用戶把更多時間留在自家平臺是所有直播平臺思考的問題。

  轉型尋出路

  短視頻、視頻交友成為花椒、陌陌們的新方向

  在泛娛樂直播平臺中,有社交關係的平臺備受青睞,因為社交關係鏈可以引入新用戶,又能保證用戶活躍度。所以,在向新風口短視頻靠近的同時,增加交友功能也成為直播平臺的共識。

  今年9月份,花椒直播新版本加入MV短視頻功能和多對多視頻社交功能“開趴”,轉型視頻社交,並拿出1億元簽約短視頻達人。

  而在此之前,陌陌已經上線了這種多對多的視頻交友模式,陌陌8.0版本中將快聊和派對直接提到首頁,快聊是一對一的視頻配對聊天,派對是視頻群聊。

  除了陌陌、花椒,其他直播平臺在視頻交友、短視頻等領域也是動作頻頻。映客新上線的5.0版本中加入了“多人直播間”、“互動遊戲”等功能,主打遊戲直播的鬥魚直播增加了綜藝板塊,YY也開啟去直播化戰略。

  直播平臺在用戶層麵的焦慮源於整個行業景氣度趨於下行的大背景。即便如連續10個季度盈利的陌陌,直播付費用戶數也停滯不前,映客活躍用戶數則不斷走低。

  一對一實時視頻交友軟件Tiki創始人吳永輝在談到直播平臺的轉型時向媒體表示,“花椒等直播平臺長期以來形態單一,內容同質化嚴重,絕大部分是秀場模式,在流量下滑和用戶興趣減弱的趨勢下,它也許想通過增加一些新的視頻體驗來留住用戶。”

  在純直播的業務模式之外,短視頻、視頻社交成為直播平臺新的戰場。

  潮水退去 用戶留存率決定誰將剩下來

  互聯網行業的風口往往隻有很短的時間,大多數公司不得不麵臨坐過山車般的命運,正如曾經被稱為直播平臺“獨角獸”的光圈直播突然倒閉。不管是直播還是短視頻,平臺的焦慮一直都在。

  陌陌CEO唐巖曾經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直播行業不是人人都能玩,最大的問題是留存率,必須要留存率達15%,才有可能是盈利的,否則的話是永遠燒錢,而留存率取決於社區氛圍。

  行業普遍認為,短視頻可以帶來流量,直播可以變現,社交可以增強用戶粘性,這也是直播平臺紛紛布局視頻交友的原因之一。但正如此前的直播大戰一樣,短視頻內容競爭也越來越同質化,用戶新鮮感逐漸退去。

  2017年已經接近尾聲,主流直播平臺都還活著,格局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有業內人士分析,風口過後,當用戶留存回落到最初的水平,平臺轉型成功與否或許會顯出端倪。


[PR]
by daiqianwen | 2017-11-09 1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