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iary


by daiqianwen

<   2016年 07月 ( 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我們彼此就那樣生生錯過

乘一葉扁舟,重點江舟漁火,照亮一紙寂寞,殘月飛雪笑誰孤弱,萬山隨風過。揮毫箋墨,成全了誰的不堪落破?如今扁舟輕搖,卻只剩我。


看江水淒涼,江畔亭房引盡惆悵,嗅著西風卻得淡化細紋
一腔心傷,眼眸滾燙。遙想當年知我歸來,誰喜迎我只梳得個半面妝?而今船至渡口邊,幾重冰雪未動,印證著月滿彷徨。


竹林深處,小橋木屋,落得個蛛網密佈,掃不完的塵土,道不完的思愁,如這萬般景物,盡歸荒蕪。或許自我流離後,冥冥之中註定是不堪柩愁。

紅木案上繪出的如玉容顏,展開紙卷,誰曾書寫的,誰是誰街貨量 窩輪
的生死之戀。霎時間,淚落潸然。曾經誰朝思暮想的筆尖少年,于此把蕭再歎,歎回不去的從前,肝腸寸斷。


青帷羅帳處,輕攬回憶,我寫下的今生唯你。要你等我用最盛大的繁華迎娶你,我在漫天的風雪中準備著我們的婚禮。你卻等不起,你說,你不再只屬於我自己。


你在他的懷裡聽著甜言蜜語,我在空曠的峽谷中醉的胡言僱傭亂語,汝此心安!!他給了你想要的風景,我只能借酒澆得幾分愁情。但如今的你又可知,他本為帝,千百嬪妃中怎會記得你是誰?


猶記當年最後的離別,你陪我看的那場煙火,我說別走,你揮手。我還記得,在你耳邊,愛,我說過。可你卻說沒有結果,相識本是一場錯。我們彼此就那樣生生植髮失敗錯過。


臨行前,你說你要去個地方,讓我不必守望。我引蕭借得三分月光,把思念帶到你去的那個地方,叫天堂


我愛的入骨情,恨的入骨意,你視如雲煙。世俗間,除了你,無人能再入我的眼。我封殺了自己所有的退路,演繹著皈依剃度,發誓絕不再沾惹任何情仇。此刻,我在佛前為你祭悼,若你知道,讓我明瞭,到底死的是你、還是我?
[PR]
by daiqianwen | 2016-07-29 1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