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iary


by daiqianwen

<   2014年 06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找不到生活的動力

那年秋天,公園裏的晚風,一天比一天涼,在教舞老師的指導下,學會了慢三,慢四,恰恰,倫巴,探戈。。。。。。

初學舞時許多趣事,一群人在公園露天舞場切磋交流,日子在嘻嘻哈哈中流淌,同珍王賜豪那時的心房蕩漾快樂,腳步充滿輕快。

搭檔的舞伴,一天比一天遲來,神情一天比一天沉悶,單薄的身軀,一天比一天有氣無力。他累了嗎?抑或已經對舞步產生了厭倦Pretty Renew 價錢

初夏的晚上,舞者散場後,我們坐在公園的水泥長椅上,他喝著可樂,我吃著霜淇淋,濕黏黏的汗臭在晚風中飄悠。

似乎已經過深思熟慮,他說他不想繼續跳舞了,第一次說他的家庭。在發現老婆有情人的時候,他是如何的想挽留她的心,如何的向她下跪,如何的請求她不要離開。同一屋簷下,分居分食,已經冷戰很久,他們剛剛簽字離婚了。

他很傷感,也有些消沉,找不到生活的動力。雖然我們很哥們,但他自己的事,唯有他自己去面對。

幾個月之後,在我的介紹撮合下,他與我的某位高中女同學相識相知了。唉,當了一回紅娘,第一個舞伴 ,就這樣成了同學的老公經營 管理。他們結婚生子,相親相愛,幸福生活著。他們才是彼此珍惜的人生舞伴吧。



學會跳舞之初,舞之激情剛剛澎湃,香港如新卻沒有了舞伴。

公園裏的舞場多麼熱鬧,多少次,我都是在場邊孤單地徘徊,看同伴在舞蹈,心裏充滿羡慕和期待。

都說,找合適的舞伴比找老公還難,但我還是願意相信,麵包會有的,年輕不會孤單,適合於自己的舞伴,一定會出現。

兩年後的某天,某某同學成了我的第二個舞伴,四個人的小分隊又有了歡樂氣息。我們不再到公園露天舞場,這個城市的許多室內舞場,康泰領隊留下了我們留戀的足跡。

個頭更高的某某同學,非常健碩,身材像運動員,舞步嫺熟,樂感強,但跨步有些大,跟得有些辛苦,一場下來,仰望的脖子和抬高的手臂都有些酸了。一曲又一曲不知疲憊,原來他是武林高手啊。

第一次有了小鳥依人的感覺,第一次有了當柔弱女人的幸福。終於不用緊張的找起步的鼓點了,終於不用牢記是進還是退了,該旋轉時就旋轉,一切由他。很冷很冷的冬天,我們依然火熱的跳啊舞啊。

光怪陸離的舞場燈光,掩蓋不住驚奇機票、羡慕的目光。多麼般配的舞伴,相襯不相親,沒有愛情故事。

心,偷偷地笑,上蒼啊,真的有憐憫嗎?組合屋賜我一個多麼不錯的舞伴。日子,鑲金擁翠呢。幸福的金字塔,不一定都要建立在堅實的物質之上。
[PR]
by daiqianwen | 2014-06-19 12:14

心裏仍有些忐忑

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從月臺的大導引牌背後忽然笑盈盈地走出一位女士,同樣拖著旅行箱,卻徑直走到我面前,問我是不是需要幫忙。可憐我心裏還滿盛著 出發前早已準備好的警惕,她的主動和熱情讓我在瞬間有種強烈的不安全感,一邊聽她說話,一邊竟胡亂揣測起她的意圖,模模糊糊地想,要是拖著大箱包,跟人進 了一條空巷,最後只好空著雙手出來,那該有多狼狽。這樣開著小差,半天也沒聽明白她的解說。看我仍然一頭霧水的樣子,她也有點氣餒,乾脆掏出了自己的輕軌 車票。我馬上警覺地聯想到電視上見多了的假票兜售場景,並立即開始在腦子裏搜索應對方案。想像中,我準備很禮貌地拒絕她的售票邀請,然後往樓上的工作臺去 求救。然而預料中的情形並沒有發生。她只是邀我共用她的車票,這樣我可以隨她一起先到賴姆站,我們再分開轉車。我事先知道在巴伐利亞州,一張州內火車票往 往可以同時供5人坐車,但跟著她上車時,心裏仍有些忐忑施政樂
  天時尚早,車廂裏沒什麼乘客,我十分拘謹地坐著,小心地應對著她的問話。慢慢地,這種應對變成了愉快的聊天。我才知道這位叫伊娃的女士是慕尼克 人,剛從上海旅遊回來。她很樂意談論自己對上海的印象,其中最深的兩點,一是物價便宜,二是吵鬧非凡,尤其是車子尖銳的喇叭聲,讓她不能適應。重新回到慕 尼黑的恬靜裏,她看上去很安心。慢慢地,從各站上來的人多了起來。在慕尼克也有許多天色未亮就趕著上班的人們。大家上車後都安靜地坐著或小聲聊著。伊娃提 醒我把立著的大箱包貼緊座位外側,以免影響過道的通行。每次停站上人,她都會把提包從一旁占著的座位上拿下來,好留出一個空位,儘管車廂裏顯然還有別的位 子空著。隔座有一位正在慕尼克做論文的博士生,把他的大箱子寶愛地拉在膝前,偶爾也加入我們的談話。伊娃輕聲告訴我,他一個人的箱子占滿了整4個座位的過 道,等於把4個座位全占了,在德國,人們很少會這麼做。她還特別提到上海的計程車,這是她在上海的生活最離不開的交通工具;而在德國,打出租的費用十分昂 貴,常令許多人望而怯步。輕鬆的談話打消了我多餘的顧慮。在賴姆站下車後,因為急著趕車,伊娃簡要地告訴我怎麼購票和換月臺,我們便匆匆分開了施政樂
  慢慢就覺得在這裏,人們似乎把為人幫忙看作一件很大的樂事。換月臺時,一位德國小夥看我站在售票機前似懂非懂的模樣,很紳士地用英語問可否幫 忙。結果是他不但幫我買了票,還幫我把大箱包一直搬過兩層樓梯,來到轉站的月臺上,諸多指點,等我完全明白了,才欣然告別。從輕軌站出來後,需要一路問詢 才能找到房東的住處。慕尼克人的友好和熱情讓問路也變成了一件十分愉快的事情。每個被問的路人,不論走著還是騎著自行車,都會微笑著停下來,認真聽你的問 話,然後很高興地為你指路。有時被問的人不懂英語,他的抱歉的表情,仿佛是他打攪了別人一般。還有一位騎腳踏車的婦人,在得知我走錯方向時乾脆回轉身,推 著車子一直把我領到房子門口。施政樂
[PR]
by daiqianwen | 2014-06-12 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