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iary


by daiqianwen

<   2013年 08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讓我回到那年少的時代

青春本來就算是一場夢,我們徘徊在夢裡,卻在逐漸醒來。

格外的天空,出奇的藍,那朵朵的雲彩漂浮在上空,nuskin hk給天空襯托出一種夢幻的泡影。

生為21世紀的我,每天過著行屍的生活,但卻找不到那前進的方向。我總會在尋找,總會在追尋,但卻一無所獲。

我喜歡旅遊,喜歡在自然中體驗生活,可萬惡的人總會和我說:“錢,先把錢交了。”路過一個風景,我便會拍下來,作為紀念。nuskin 如新每走過一段路,我就會慷慨萬千。

當渾渾噩噩的過著上班,在生活中的壓抑,在那家庭的負擔,我們尋找不到那不言敗的激情,找不到讓自己能追尋的夢想。

燭光的燃盡的時候,我們早已不在是那年少風發的時代,取而代之的是那漸漸老去的背影。那時候我們總會坐在那樹蔭下的搖椅裡乘涼,淡淡的回憶著前世的生活,前世沒有完成的夢想,沒有完成的事情。是後悔,是歎息。但是我們只會慘澹苦笑歎道:“時間總是過的太快,我們還沒來得及發生,它就已過去。”

我們就是這樣把青春揮霍,nu skin 如新就是這樣讓它從我們的身邊流逝。

不!我不要這樣的揮霍青春,我要那時光的倒退,我要那最初踏入這個社會那種年少的輕狂,那傲視群雄的風發,那用不言敗的刺激,那永不止步的夢想。

可是,可是,時光怎麼會讓我倒轉,讓我回到那年少的時代。
[PR]
by daiqianwen | 2013-08-12 16:35 | 歲月的疼痛

來生的幸福

異地城市的夏40度有加,熱氣“侵蝕”著肉體……

今天的福利院顯得格外冷清,貌似最近來的人並不多,大點的小孩看我來了也懂得招呼,但和他們交流有些困難,nu skin 如新只能憑眼觀嘴啊的支體語言來判斷他們的表達意思,能說清楚話的並不多,畢竟他們身上有各種缺陷,看我放在廚房裏的水果,他們開始分著吃……

今天又有一小子纏著我,抱著一放下就哭。王彬去杭州培訓班了,難兄難弟的江濱很好玩,路走得很快,很活潑,後來不經意的發現一間房裏只有一小朋友躺著,兩只手在發抖,我找了一條薄薄的角巾給她蓋在肚子上,我的手伸過去,她緩緩的握住我的手,她很芊瘦,臉有點發黑,但中長的頭髮,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很是漂亮,我不知道她怎麼了,nuskin 香港只知道她生病了……

小朋友拉我出去玩,抱著江濱和大姐姐追趕,他高興的笑發出了咯咯聲,劃破在這冷清位置的一絲溫暖。第二次來到小美女的身邊,好幾個小朋友和我一起進來,看這她的手還在抽搐,我問他們大點的小朋友,雖然話說的不怎麼清楚,但他們的動作描述了她要死了,但我還是不明白……

小朋友又拉我出去,潛意識的我又回來了小美女的身邊,她一直握著我的手,不經意的我發現她發燒得很厲害,我剛要轉身去找工作人員,4個人工作人員也進來了……問了情況以後,我才知道,小美女得了癌症,nuskin產品看起來大概1周多,她在半年前進入福利院,在父母驗出她患有癌症後,就把她給丟了。她在裏面很乖,發燒已經退不下,也已經沒辦法吃東西了。估計已經不行了,工作人員說她不超過3 天,早上還可以說話,工作人員說的話其實沒錯,但我很心酸“小妹,睡會,睡了就不痛了,下次一定投個好人家,健康快樂”。她應該很痛苦,但她很堅強。不哭不鬧,眼淚靜靜的流下,我蹲在床的旁邊看著她,她看著我,四目相對,更多的是束手無策的無奈……

但我怕她閉眼就離開人世,但病痛的折磨也很痛苦,她還那麼小,她還這麼小……怎麼可以,怎麼還要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面對,香港如新哪怕是父母在身邊也好………

如今我回來已經4天了,但願小美女今生的痛苦能祭奠來生的快樂,她還是那麼美,烏黑的頭髮,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一定,必須是
[PR]
by daiqianwen | 2013-08-02 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