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iary


by daiqianwen

<   2012年 05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七年我的憂傷

七年。要有多堅強,才敢念念不忘?妳說過的,要用如花的笑靥去刺瞎他們的眼睛。我還記得,壹直未曾忘記,也不敢忘記。于是,我努力學著去笑——原來,對于那些我們不喜歡的人和事去笑,是我們必須學會的惡心。可是,妳怎麽做不到呢兼職?

喂,妳的文字在誰的淚裏浸泡過啊?姄関熷姠不眠不休,印在我的左心房,不吵不鬧,卻是安靜的痛。嘗試著用阿斯匹林去止痛,奢望它能治療這痛。可阿斯匹林真的能治心痛嗎?
聽著傑倫的安靜讀妳,忽然會在妳的文字中發現自己。就這樣,別人在追星,我在讀妳,三年,不放棄妳,也不放棄自己。就這樣,三年,過了。對于別人罵的傻瓜,我懶的理,我相信,我最懂妳——妳不缺少仰慕者,缺少的是同路人,雖然只有我壹個印刷公司

在裝修剛興起的年代,裝修大多追求的是較爲豪華富裕的風格。尤其是在20世紀80年代和90年初,室內裝修往 往是炫耀自己身份的壹種特殊形式煥膚
業主 們會要求把各種象征豪華的設計嵌入裝修之中,例如彩繪玻璃吊頂、壁爐、裝飾面板、裝飾木角線等等,而且基本上以類似于巴洛克風格結合國內存在的材料爲主要 裝飾方式,東南亞家具大多就地取材裝修後清潔

每次的擦肩而過,妳的憂傷依然淒迷,讓我那原本已愈的傷口,痛到窒息。漸漸麻木,失去知覺,最後金剛不壞。呵呵,謝謝妳給的憂傷哦,讓我未經風雨心先老。
寂靜的夜裏,我經常問自己,這個人到底經曆了什麽,她小小的心裏到底放了多少心事,瘦小的身軀如何盛放無盡的言語?憂傷何以像妳壹樣,是個執拗的小孩,糾纏著妳,不離不棄?
欲言又止。
或許,我們的心都是潮濕的地方,適合任何東西生長。我壹路向北,離開有妳的季節。可妳屬于哪個季節?固執在妳的骨子裏寒冷的像冰塊,誰也不懂那刺骨的疼。妳在妳的世界裏堅持,我在我的世界裏雅望。任由著自己的倔強,爭爭吵吵,互不相讓。如果不那麽倔強的堅強,後果後不會不壹樣?
我們都傻,不懂七年意味著什麽。只是聽媽媽的話:壹輩子兩樣東西別放棄,最後壹班車和壹個自己愛的人。車是等到了,可它最終帶只走了我們自己。
誰說過的七年之癢,到了我們這爲什麽只剩下痛了?心痛和心疼還不壹樣,心疼的時候,還有東西可以治,可心痛呢?只有晚上脫下了光鮮亮麗的僞裝時,自己舔傷口,自己的痛自己才知。我們這群不快樂,卻還在微笑的孩子,誰會來疼呢?只有自己,我是我的溫暖,冷的時候,左手緊握住右手。
彼年豆寇,誰許誰地老天荒;今朝若冠,妳笑我地久天長。傻丫頭,還是放不下嗎?唉,爲了壹個無所謂的人,就此關上心門。心裏有座墳,葬著活死人。即使在惡夢中,最後也是牽著他的手死去。這就是童話,可童話裏王子是王子,可公主永遠是灰姑娘。
七年。七年,妳到底藏著什麽?多少人從朋友到戀人,再到朋友,最後到最熟悉的陌生人,大手牽著手,走過幾遍商業街,進過幾次百貨大樓,買過幾件小禮物,寫過幾封情書……可我們這些在玩旋轉木馬的孩子,永遠都能看見他,卻永遠有永恒的距離,這世上最悲劇的距離也不過如此吧!
聽過太多海誓山盟,聽過太多天長地久,聽過太多愛妳壹萬年,呵呵,不知道他們是烏龜,還是他們愛的是烏龜。年輕的他們還像十三歲那年壹樣,總願去相信那些地老天荒。我們卻畏懼了,難道,我們都老了嗎?
別人都在老婆老公的叫時,我們依舊玩那叫旋轉木馬的遊戲。別人說的永遠是他們的永遠,我們的永遠是永遠沒有永遠。看來同齡人在做夢時,我們已經過了愛做夢的年代,別人轟轟烈烈的戀愛不如我們平平淡淡的生活。
就這樣,習慣壹個人,不再相信愛情。原來所謂的我愛妳,就是我愛我,妳愛妳。傻孩子,永遠不會懂的。
記得朋友那些失戀的日子裏,壹直陪他聽張靓影的《如果愛下去》,讓整個屋子都會靜下來。不得不承認,那天哭了很多人,雖然都是男生。歌詞寫的真好,很有畫面感:街頭那壹對跟我們好像,想著他們我就濕了眼眶,很久以前,如果我們愛下去,會怎樣,最後壹次相信地久天長,躺在妳溫暖胸膛,不需要想象,曾經壹說的孤單流浪……
蓦地,我輕聲問壹句:他們有七年了嗎?沈默中更沈默。煙霧缭繞中,我看到壹張張愈發寂寞的臉。
他們不是信誓旦旦的相信愛情嗎,他們不是相信至死不渝嗎?可信誓旦旦怎麽全都給了承諾,卻被時間撲了空?他們說好的幸福呢?難道真的只是壹場遊戲壹場夢,誰也逃不過七年的詛咒?
晨若日落。我卻遲遲等不到月的升起。記得當年她最愛吟:“月朦胧,鳥朦胧,簾卷海棠紅……”可如今,情未斷,人兩散,月月缺,不曾圓。似曾相識的花開過了又落,多麽嬌嫩的花,卻永遠躲不過風吹雨打。正如這人,多情的總被無情的惱。難道就這樣,手插在兜裏過壹輩子妳所謂的快樂的生活。可妳說,這不叫苦,額,那這是什麽啊?我不懂,妳懂不中港租車?
七年。壹切怎麽都變啦?那個被我們苦苦等待的人已爲人夫、爲人婦,她開始准備爲別人披上嫁衣,他也開始擁抱他的那個新媳。在大街上遇到,看到他和她走在我面前,才敢相信我們的愛只是愚昧。當某天收到那個等妳的人的喜帖時,不禁喃喃自語:他也要結婚了,我呢?當祝福說出口時,會不會扭頭擦掉被風沙迷住的眼?然後品品剛剛隨祝福話壹起分泌的唾液,甜甜的,酸酸的,還夾雜著濃濃地苦澀。這才明白,傻孩子,已經沒有人等妳了。
當經過了這壹切時,終于明了,原來所謂的愛情,就是我愛妳,妳愛他,他愛她,她又愛著遠方的某個誰。最後才發現,每人都是受害者。也許就像那句話,愛情就像大姨媽,來壹次,痛壹次。愛情想要教會我們的是放下,可它猜對了過程,卻沒有猜對結果。我們所能放的下的是尊嚴和榮耀,卻放不下他或她。當橡樹的身邊已經不可能再是開滿紅花的木棉,這就是對愛情最好的代價。
七年。妳到底怎麽啦?經過七年又能怎麽樣呢,還不是各奔東西?認識壹個男孩十年,從九歲到十九歲,經曆過幾場雪,看過多少次日升月落,長長的商業街來回過多少次,最後還不是各奔東西啦?!可她還在等,甯可錯過了不該錯過的。
總有那麽多傻孩子,壹直在等,壹直等到寂寞,于是草草找個人談場戀愛,可那怎麽也感覺不到愛呢?空曠的原野,有人在說:“人生最可悲的事是,固執的堅持的不該堅持的,輕易的錯過了不該錯過的……”
曾經,我問她,什麽是執著,她說,執著就是飛娥撲火。嗯,愛情就象飛娥撲火,我們玩不起,壹不小心就自焚啦。到最後才發現,我們所謂的堅持,也只不過三種結果:堅持到最後證明是對的,妳和他在壹起;堅持到最後證明是錯的,他和別人在壹起;堅持到最後,證明是無所謂的,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于是,妳走妳的路路,我過我的橋。壹個人的時候,心很沈默;許多人的時候,臉很喧鬧,而且還學會了微笑。
七年。誰的七年,又埋葬了誰?知道世上最悲哀的愛情嗎?妳把壹個人當成妳的全部愛著,竟發現妳並不是他的全部。也有那麽些天會因爲妳心中那所謂的愛情失眠嗎?都說,睡眠(shuimian)和失眠(shimian)之間只是因爲少了壹個妳(u)?都說,愛壹個人的時候,妳有著250的腦子和林黛玉的心。難道妳永遠學不會林妹妹焚稿斷癡情?其實,不是不敢,只是舍不得。于是,折磨自己嗎?
黑夜給我們的黑色眼睛,我們永遠也用它找不到光明。夜裏,壹個人躲在房間的角落裏,歇斯底裏。劃破手腕,讓傷口流盡紅色的血水,再流完惡心的黃膿。然後第二天什麽都不說,繼續滿臉假笑。既然妳不想陪我走完此生,爲什麽還要走進我的世界?!是抱怨?是不舍?還是Spaghetti……

還記得那個夜裏,在床上翻來覆去。傻孩子,還放不下嗎?不說話,只是搖頭。黑夜裏,伴著十幾個人的鼾聲,我們壹起回憶往昔。永遠不會忘記,初次相識,他便認爲她別樣的迷人,至于哪裏漂亮哪裏異樣,他自己也說不出來,只是感覺。她呢?偶爾壹瞥,看的只是試卷的分數,她仰慕他的成績,僅此而已,別無其他。妳說妳不怕等,只怕,最後不是他。淩晨的夜忽然變冷!我們卻什麽都沒有理清。
七年。壹個輪回的時間。打工的打工,考研的考研。坑蒙拐騙,威逼利誘,簽下壹張不老的婚書。任憑時光荏苒,哪管歲月如煙,曆經滄桑後的人兒,誰還戀著誰,誰還會等誰?有沒有結果呢?那,又何必呢?
七年。嘲笑著妳的多情,揮霍盡我的憂傷。
葬下壹段畸形之戀。
攜著個不愛的人,逃之夭夭。 
[PR]
by daiqianwen | 2012-05-29 12:23

又是壹幕淒美的等待

劃壹根火柴,看它慢慢燃燒殆盡,這壹刻光彩眩人的它絕不輸給劃過天際的流星,那麽美,那麽動人。感覺燒到了手了,我茫然失措、迅速丟掉了它,此刻,它已燃燒到最後,綻放了自己短暫的壹瞬。望著還有壹點點星火的它,我內心又開始傷悲,終于,它泯滅了,結束了壹生!那麽短暫,那麽淒美冬天燒玉米

有時候,愛情好像就是這樣,暀腄涼轵只有壹瞬間的光彩、壹瞬間的動人、壹瞬間的精彩,壹秒鍾的心動卻要我們付出長久的心血甚至是壹生時間去換取。落筆抒寫,眼前浮現往日種種,字迹開始有顫抖的痕迹,句段開始有淒美的殘缺。回憶——我的愛,在那壹瞬間點燃的時候,只有我壹個人在莫名的心動,而妳亦是沒有感覺到炙熱的感覺蔓延在手指燭光燦爛的夜晚……

雨後的花瓣灑落了壹地,些許妩媚,些許殘傷。我撿起那完好無損還帶有雨滴的花瓣,輕輕將它撫摸,把它制成書簽,藏匿于日記本裏,花瓣上有我輕手伏筆的思念,和淡淡的憂愁,合上日記本,只留下壹抹殘香,不會有人看到我書寫的愛戀,不會有人看到我是怎樣的心情,亦沒有人懂得我內心的眷戀……

樹葉閑在路邊,沒人搭理,它有太多太多的時間;貝殼離開大海,看到海底的恬靜,才覺得原來現在是如此孤單;海灘千萬次的拒絕海浪的擁抱,等到浪花朵朵,笑聲依舊的退去之後,才會懂得原來自己也是那麽寂寞;而妳,轉身逃離,漸漸消失的背影是否感覺到孤單的冷……

多次的淚流,多次的心痛,等到滿身傷痕累累還學不會放手,只是堅信,雨後就會看到七色的彩虹,直到痛到撕心裂肺,不能呼吸,才松開緊緊握著傷悲的手。我原本以爲攥在手心的是幸福,所以死死拽著不肯放手,現在慢慢的松開,注目細賞,原來,我壹直緊拽的如此撕心裂肺的傷悲……

漫步在無聲的風中,閉上眼,感受四周惬意的壹切。張開雙臂想擁有整個世界,卻只能緊緊擁抱著若有若無的風兒。輕輕展開十只手指,讓風兒遊竄指間,那種涼涼的感覺好像在輕聲低訴著什麽。出汗的手心感覺那壹絲快意的涼爽,過後卻是滲入內心的冰冷。如同初始的溫柔,那麽萦繞牽挂,最終卻是那麽陌生,那麽淒悲。原來它在傾訴著往日與今日的悲哀,惋惜昔日的眷戀sugarful……

看杯中的淡茶水,輕輕用筆觸動壹下,水紋蕩漾開來又回蕩到原點,暗思,我們之間能否也能倒退到原點,把往日的幸福挽留在最真的壹刻。回憶總會傷感,不知不覺,眼淚已悄然滴落在不算工整的字迹上,打濕那壹行行憂傷的文字……

望窗外,漆黑的夜,哪家的燈火還依舊朦胧閃亮?那路邊憔悴的單薄身影還在爲誰等待?風掠過,靜化了四周,只留下樹葉沙沙的響聲,在告訴人們夜已深,思念也該隨之靜止了。我放下還在抒寫的筆,理了理殘亂的思緒,拉上窗簾,封閉了壹切外景,同時也封閉了自己內心的渴望和思念,其實明白的人都會懂得,那份思念是揮之不去的陰影,永遠纏繞著那顆曾經動過的心Experience sharing……
[PR]
by daiqianwen | 2012-05-16 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