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iary


by daiqianwen

<   2011年 11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光陰的留戀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轉,光陰迫Backup and Recovery,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歷史的鐘聲在迴響,讓人們記住黃埔軍校的在中國歷史上曾經的輝煌;歷史的沉寂在吶喊,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信仰已成為歷史的豐碑。歷史的重擔在揭示,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兩岸統一,是中華民族光榮使命腰背痛

去黃埔軍校的必經​​之路是渡輪,在黃浦區的魚珠港碼頭,買過一張五角錢的船票,這價格簡直是“天價”,在國內渡船可能是最便宜的票價。步入渡船上,在馬達的轟鳴聲中渡船漸漸的離開了岸邊,駛向珠江水域。望著平靜如畫的珠江水,看著遠處的機帆船在江中作業,想想此行的目的,心中感慨頗深,那神秘色彩的軍校吸引我,那神奇美麗的小島等待我,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見到你,久負盛名的軍校。渡船行駛十餘分鐘,終於抵達長洲島。這座小島是位於廣州東南面的一個海島,北對黃埔魚珠,西臨河南新洲,隸屬黃埔區。長洲島的文人景觀十分豐富,密集著政治、軍事、宗教、歷史等方面的名勝古蹟商務中心

此時正值是初冬的季節。我踏上這片神奇而又光榮的土地,感受歷史的榮耀給我帶來的心靈震撼,同時也感受南北季節溫差給我帶來的驚喜。在北國已是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可是這裡依然是春意濃濃,綠蔭片片,路兩旁栽著挺拔的木棉樹,島上鬱鬱蔥蔥的植被深深地吸引了我。在島上人們看不見高大的建築物,只有錯落相間的青色、白色的二三層樓房。走在曲折委婉的小路,乾淨整潔的路面,伸向海島的深處。路上不時地看到身穿藍色海軍制服的水兵,騎著自行車穿行而過。我心裡在想,腳下的這條軍校路,曾經凝聚了多少熱血青年投身抗戰救國壯志情懷母乳 原生營養,曾經銘記著多少抗日勇士殺敵報國的英雄業績,曾經流傳著多少黃埔軍人鐵血英魂可歌可泣英雄戰歌,曾經在緬甸浴血奮戰、在悲壯慘烈的常德保衛戰威名遠揚。是啊!如今走在軍校路,使人們更加緬懷為國捐軀的革命烈士,更加感到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幸福,倍感珍惜今日的來之不易的美好生活網球手

拐過一個彎,有一段坡路,雖然坡路不陡,但是,走起來也感到有些吃力。額頭上的汗珠出來了,這時,迎面走來一群人,他們是剛剛從軍校參觀回來的,了解了軍校的興衰,知曉了這段光榮的歷史,參觀者臉上洋溢著滿意的微笑。

懷著崇敬的心情,帶著對先輩的思念,我來到了黃埔軍校參觀遊覽的客服中心,領取了免費參觀劵後,隨著參觀的人群,來到軍校的門前。 “黃埔軍官學校”六個大字蒼勁有力,從飽滿的字跡中,我彷彿看到黃埔軍人衝鋒陷陣的身影,彷彿看到歷史上戰爭的硝煙仍未散盡。在血與火的考驗面前,黃埔軍人牢記著中山先生“三民主義”的主張,用自己鮮血和生命踐行著總理的信仰。

走進不是很高且窄的校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庭院式的建築,院內的教室大致有四棟上下兩層房子,每棟房子很長中間有一個過道穿行其中,過道的兩側,是獨立的庭院,供學生課間活動。我仔細地觀看每一棟展覽室,這裡有黃埔軍校的歷史發展概況,有介紹黃埔軍校創始人物的生平,如孫中山、廖仲愷等,有黃埔軍人在抗日戰場上英勇殺敵的事蹟頭髮生長速度,有在中國抗戰史上彪炳留名的軍事名人。抗戰期間,無論在白山黑水,還是萬里南疆;無論是正面戰場,敵後戰場,還是印緬戰場;黃埔軍校的教官、學生們前仆後繼,勇當國難,每一次戰役,無不灑有他們的鮮血;每一個戰場,無不埋有他們的忠骨;每一本戰史,無不記載著他們的業績;每一面的旗子上,無不浸透他們的豪情壯志。據史料記載,抗戰期間,黃埔軍校少將、中將軍銜的高級指揮官有九十七人殉國,黃埔軍校本校畢業生二萬餘人為國捐軀,各分校畢業生的犧牲數量,實在無法統計單車頭盔

我踏上木板樓梯來到二樓,走路的時候腳步輕輕,生怕驚醒歷史的夢境。在校長室,我身臨其境看到當年曆史陳跡,簡單的辦公桌,樸素的木製桌椅,就是如此的簡單陳設辦公條件,展示軍校領導的教育風範、治學作風、良好的傳統。在總理室,房間比校長室略大一些,同時還有一個床擺在那裡,格調照樣是樸素簡單。在這裡我猶如看到中國民主革命的先驅孫中山先生在辦公桌前,手握毛筆,書寫者中國民主革命錦繡前景,日理萬機處理著黃埔軍校的重大事務。儘管孫先生不是常來軍校,但是他的思想、他的信仰、他的主張,始終貫穿著軍校治學的教育之中。移步來到軍校的會議室,長條桌,長條椅子,茶杯還擺在桌子上,軍校的重大教學大綱就是在這里通過的,軍校的“三民主義”信仰,也是在這裡體現的,軍校的發展遠景規劃是在這裡制定的。
[PR]
by daiqianwen | 2011-11-30 11:50 | 愛情代理

下一個輪回之前

生命是一條蜿蜒的河流,我們是戴著斗笠的漁客,等待著需要渡河的人。
我一直在等待,等待時光裡一場無聲的約定,無關風月,卻有關你我。
忘了是怎樣的一個開始。
誰還會記得殘留在記憶中的波光粼粼的湖面,有游離在指尖的斷壁殘垣,煙花散盡後遠方落寞沉寂的城郭,以及香樟樹下,黯然沉香相思的囈語。
可是,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寫在前面。
小落打電話給我,在電話那頭哭的稀裡嘩啦,說她男朋友對她如何冷酷、絕情。但是她忘不了他,忘不了他的拙劣,忘不了他的柔情,忘不了他的薄情寡義,要我安慰她,語調裡滿是絕望和迷惘。
我聽著小落若有若無的講述,突然語言阻塞、凝噎,想說點什麼卻不知道改怎樣說,只有用力緘默。小落不滿於我的沈默,一句你也不肯理我便冷冷地掛了電話英國升學
一直以來,我就像是一個木訥的小丑,習慣了用拙劣直白的模式表達自己心中的悲喜,對於自己心中糾結、含糊不清的事情,也不想去做任何辯解。因為在當別人死死認定你是錯了的時候,你就是錯了,即使萬般無奈也要獨自飲恨電單車
長久以來,當自己無從訴說時,就會用筆寫下來。一支筆,一張紙,那便是我整個世界。即使感到思惟困頓、心力交瘁也會有淡淡的福祉。看到自己心中囈語一路蔓延,一路荒蕪。自己也會有種淡淡的歡喜,因為文字的確具有洗滌心靈的作用。自己筆下,可以煽情,可以憤懣,可以沉寂。
一直相信,自己筆下的人物都是自己在另一個時空的真實寫照,他們有著破碎的福祉,但是卻一直在苦苦追尋。但是他們在追逐夢想、飛往天堂的旅途中,斷了翅膀,迷失在暖途中,成為折翼的天使。
於是,自己沈溺於臆想之中無法自拔,急於借凌亂的文字堡壘來填充內心的空白,填充內心大片的大片荒蕪。但是,那些僅靠寂寞而構建出的掌間的溫暖,真的能撐到下一個天亮嗎?
攤開手心,開盛開在掌心的潔白花朵。我看著指間淡淡的戒指印痕,我倏地想起我的青春記憶裡,我的指間是沒有戒指的,掌間的那朵絳紅的花,碎成一片片,散落在塵埃裡。
我感覺到皮膚裡余溫慢慢散去,身體凝固,開始變得僵硬。我嗅到死亡的氣息,悄無聲息的,蔓延在我的國,死死纏繞著我,不願離去電單車品牌戰略
葉子,在這個時候,我又想起了你。
多想跟你牽著手,漫步在蔚藍廣博的天空下,徜徉在沐沐春風下,直到夕陽西下,我拉著你的手,消失在遠方的地平線,出現下下一個路口,在清晨氤氳的薄霧中醒來,一起去唱歌,去流浪。
時隔數年,我還站在原地,等待你的到來。可是,你早已遠去,留給我的只是空白。
我戴著大大的耳麥站在街角,耳麥裡循環放著神祕園的音樂,我感到喧鬧的街道瞬間平靜下來,在時光裡曉匿,我彷彿看到起伏的海浪打濕我的眼眸,我手中的一捧掬沙,自指尖跌落,陽光灼熱我指尖的冰涼。
我從一個城市去另一個城市,帶著重重的行囊,來回反覆。
突然懷念過往的時光,然後心裡空蕩蕩的,滿是冰涼。沒有好好珍惜那些與你在一起的日子,人生就如一場盛大的煙花作秀,不去親眼目睹一場煙花的盛開和灰飛煙滅,是不可能去相信短暫的輝煌的。
我行走在風中,行走在雨中,看到那棵婆娑的香樟樹,看著天空中飄零的花朵,用心去感受梔子花的清香。隔著記憶,時光輪轉,轉眼間,物是人非,曾經滿目滄桑,已是荒年。我在細碎的光陰裡獨自行走,走過溫暖,走過憂傷。
我是一個寂寞的孩子,喜歡細碎的文字,凌亂的思緒,想一個人去遠方,去旅行。
我喜歡平靜的模式,不喜歡浮華,不喜歡喧囂。喜歡糾纏不清的情愫,喜歡用修長的手指,定格在空氣中,擺成寂寞的姿勢。喜歡大片大片的花朵盛開,喜歡脈絡不清的枯萎花藤bridgestone
自己會常常寫信給你,已經全然不知你去了哪個城市,寫一封封沒有下款,沒有收信位址的信箋,然後寄往那個不知名的城市,總希望你能看到,看到我對你的思念,看到我遙遙無期的思念,守望。
我是一朵盛開的花,從現下開始,從盛開到凋零,我已經全然不知。我會在每一個想你的夜裡,獨自在古老的榕樹下刻下對你的思念,獨自蹲坐在地上撿起一片片飄落的楓葉,然後夾在泛黃日記本的扉頁,任其發干變黃,直到拙劣不堪。
葉子,在沒有你的日子裡,我會把對你的回憶好好珍藏,獨自守護,不會讓任何人觸碰。
今生是濃重的枷鎖,是老舊的城牆,我是困在城牆中的鳥,迷失了方向。隨著年華的老去,我的青春如遠去的河流,時過境遷,我站在原地遠望。我握住自己的手,堇顏,從現下開始,好好疼愛自己,只要好好對自己微笑,沒有人可以傷害你自己。
我要在下一個輪回之前,忘記時光,忘記天空,忘記夕陽,忘記飛鳥,忘記雲彩,忘記你。
十二念為一瞬,二十瞬為一彈指。而良辰美景的虛設,往往就彈指一揮間。一瞬間的情如落花,一瞬間的春光滿地。
如此,便好。
小城無患,祈念,眾安。
[PR]
by daiqianwen | 2011-11-08 1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