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iary


by daiqianwen

カテゴリ:畫一樣仙境( 3 )

剛剛會飛的雛鳥

這是壹只剛剛會飛的小鳥,它也許是在練習飛翔的時候忘記了回家的路,也許是再也飛不回自己高高在大楊樹上的家。它驚恐地渾身顫抖著,在兒子的手裏無奈地轉動著絕望的小眼睛,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將會是什麽。 它很馴服,並不撲棱翅膀掙紮,也許是已經沒有了精力,從沒有離開溫暖巢穴的它第壹次孤立無援地面對這個陌生的世界,它迷茫地望著人類的眼睛,猜測不到自己的命運,唯有像壹個待宰殺的羔羊壹樣,任由那顆狂跳失常的心服從上帝的安排。 我想讓兒子放飛它,但又怕它被貓兒和老鼠或者狗和狐貍這些隨處可見的大動物傷害,兒子也有點不舍得,雙手捧著它,生怕它飛走。它在兒子的手心裏唯能轉動小小的頭顱和兩只綠豆大的小眼睛。

“媽媽,怎麽辦啊?把它放在哪裏養著?妳看,它好像是餓了。”兒子用手指逗著小鳥的嘴,發現它輕輕地張開嘴,叼住了兒子的手指甲。

“它吃小蟲子,”我邊說心裏邊想著應該給小鳥找壹個小家,待把它養大了再放飛它。

“媽媽,把它放在紙箱子裏吧,”兒子邊說邊看了壹眼大門後邊的飲料箱子。

“也行,”我跑過去,把箱子打開,挺寬綽的空間。

“來吧,到新家裏去吧。”兒子小心翼翼地把小鳥放進箱子裏,我趕緊關上箱蓋,就聽到箱子裏壹陣撲撲騰騰的響動,肯定是小鳥在裏面四處尋找出口,它壹定是不習慣那種黑暗憋悶的感覺,甚至會以為進了地獄吧,我忽然有點心疼它。

“媽,我去逮蟲子,妳看好它啊。”兒子說著就跑開了,留下我和看不見的小鳥。

箱子裏不時地有響動,令我知道這個小屋裏有了另外壹個小生命,我心裏惴惴的,生怕他悶死,於是,我拿剪刀在箱子壁上紮了幾個小洞。

坐在箱子旁邊,忽然發現洞口裏伸出壹個小小的尖嘴,微微地動著,時不時地張開,發出微弱的呼叫。真可憐啊!小鳥,妳本是屬於藍天的,如今,卻看不到藍天了!我不禁無奈的想。

兒子拿著壹個小蟲子急急地跑回來,壹進家就興奮地喊:“媽媽,快把箱子打開。”

我小心地打開壹條縫隙,兒子把小蟲子塞進了箱子裏,然後瞇著眼睛,從上面的空隙裏觀察著小鳥。

“媽媽,它吃了!”兒子激動地叫著,那神態,比他自己吃上最饞的排骨肉還高興!

兩天過去了,小鳥兒好像熟悉了自己的家,挺安靜地在裏面養神,徜徉,雖然也不時地制造點小動靜,我想那肯定是它在與我們互動,讓我們看看它,不要忘了它。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它了,更不用說兒子了,天天為它捉蟲子,逗它,跟它說話,讓它在箱子裏蹦跳,鳴叫,儼然是交上了壹個形影不離的好朋友。

時間過得有點快,轉眼壹周就過去了。不知怎的,這天,壹向安靜的小鳥忽然急躁不安起來,它高聲地鳴叫著,聲音裏傳出壹種急不可待的信號,而且,我發現了,窗戶外面有壹只麻雀正和它聲聲應和著。我似乎看見了電視機裏的壹個鏡頭,失散的孩子找到了親生的父母,那種親情的呼喚震撼著任何人的心靈。我感動了,也為小麻雀尋到了自己的父母而高興,它們竟然能從那麽多的鳥聲裏分辨得出自己的親人,確實是有點讓人不可思議!

我和兒子商量,把小鳥還給它的父母,還小鳥自由,兒子盡管特別不舍得,但天性善良的他還是答應了。

我們把箱子搬到外面,望著在雞窩上嘰嘰喳喳瘋狂鳴叫著的幾只小麻雀,打開了箱子。裏面的小鳥已經羽翼豐滿,它望著明亮的陌生的外界,望向自己的夥伴們,好像在證實自己的判斷。

“喳喳,”它叫了幾聲,在箱子裏轉了幾圈,兩只細小的腳蹦達了幾下,忽然張開了翅膀,竟然準確無誤地飛到了雞窩上,加入到了那壹群快樂的大軍裏,而我,居然分不出到底哪壹只是它了,

兒子傻傻地望著那群小麻雀,在裏面尋找著自己的老朋友,他的臉上,有失落,有興奮,滿滿的都是笑意。
[PR]
by daiqianwen | 2014-07-14 13:05 | 畫一樣仙境
  她是個美麗熱情,聲音婉轉動聽的十八歲少女,正如她的網名壹洋,擁有著陽光般的心態,這就是我今天的女主角——陽光女孩。
  我是在盲人按摩院認識了這位陽光的姑娘,她的聲音宛如靈雀,洪亮悠揚,又是那麼的動聽,我跟媽媽說,聽,這位小姑娘的聲音真迷人,耳穴按摩保健壹點都不像我的那洋粗獷。她做事很細心,很體貼客護,知人冷暖,按摩的手法也非常到位,我完全沈浸在這種享受中,完全忘記了自己肩頸的痛苦。她輕輕的說,可以翻過來了。當我翻過身來的時候,我驚呆了,雖然我知道他們幾乎都是盲人,可是她——眼睛似乎有點特別。我想問問她,但是又怕她難過,尷尬,自己也不好意思問,所以作罷。只是心裏有種疑惑和惋惜,壹張美麗的臉龐應該擁有壹雙明亮的大眼睛。事實在她的眼睛卻是很大。
  幾次按摩後,我們慢慢的熟酪起來,同珍王賜豪開始滴滴答答說個不停,她跟我說起了她的故事。她天生患有眼疾,從小眼睛視力不好,也會有疼痛瘙癢的感覺,因為這洋,她失去了讀書的機會。這是多麼遺憾的壹件事。可是上天依舊不公平的對待這個美麗的小女孩,在14歲那壹年,她的眼睛突然又腫又疼,很厲害,去醫院檢查,醫生殘忍地說,必須要切除眼球,否則會危害生命。我問她,當時妳壹定很難過,很傷心吧。她淡然的回答,那又有什麼辦法呢,我只想就算眼睛不好,就這洋有光的過著壹輩子也不錯,可是我還是想活著。突然我心裏顫動了壹下,是啊,壹個年輕的生命又怎麼想早早地悄然離去?雖然沒有的光明,可是我還有生命!我心裏在想,也許因為當時條件不好,小時候的眼疾沒有得到很好的治療,如果沒有失去這雙眼睛,這該是個多麼漂亮的姑娘!手術後他們舉家從老家搬到了我們這個地方,康泰導遊在這家按摩院學習按摩,她憑借她十幾歲的身軀,頑強的戰勝病魔,成為了壹個可以獨立生存的“大人”。前半個月,她剛剛滿十八歲,成為了真正的大人。很可惜,在她十八歲的那天,我不曾認識這個堅強的小女孩,沒有為她送上最衷誠的祝福。我猜想,十八歲少女的情懷應該為自己許下了很多美麗的願望吧。比如說,和正常人壹洋有著學習,晉升的機會,還有壹份純真美好的愛情。
  每天我見到她,她總是跟客護開心的聊著,她的笑聲總是布滿了整個內堂。看看自己,總是壹副憂憂郁郁,沒精打采,蠻不高興的洋子。工作生活得不如意,身體也總感覺這裏不這那裏不這,就像電視裏壹個女人講的,“我沒有想過死,但是我卻不想活了”的狀態。當我遇見了她,這個陽光般的女孩,她說,樂也是壹天,不樂也是壹天,何樂而不為?這句話,似乎很耳熟?我回想著,原來我高中的壹個語文老師在我的作文後面寫了這洋壹句評語,當時,她很喜歡我的寫作方式,香港如新對我在文學方面有很高的評價,只是她在我的文字裏看到了我的多愁善感。
  雖然,女孩的世界是黑色的,但是她的心裏卻是亮堂堂的,她知道自己追求著什麼。在和陽光女孩接觸的這段日子裏,我對自己說,我要讓我的心裏世界亮起來。我不能做個心眼瞎,忽視了那麼多美好的東西。所有的黑暗都是自己強加的,是自己不放過自己。
  女孩,妳是我心裏那到明亮的光,請妳帶我走向光明!
[PR]
by daiqianwen | 2014-03-24 11:26 | 畫一樣仙境

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六月中旬的天山,天氣清新涼爽。那融化的雪水匯成溪流,在五彩斑斕的水石上流淌。借李白的酒杯,掬一泓天山碧溪,邀來漫山的綠意,彈奏一曲高山流水,引來翩翩飛舞的蝴蝶、百靈、黃鸝和眾鳥,來聆聽溪水的歌唱。詩一般的夢幻,畫一樣仙境。

越往裡走更顯優美。藍藍的天空朵朵白雲。鮮豔的野花,佈滿嫩嫩的青草叢中。成群的牛羊啃著含有乳汁的酥油草,膘肥體壯。特別是那些被碧綠的草原襯托得十分清晰的黃牛、白羊、黑馬,在陽光下就像繡在綠色緞面上的景物。它們是那樣的和諧、美麗。如果畫入丹青,我想該是這世上最美的圖畫吧。

白色的氈房,鑲嵌在綠色的草地上。陣陣輕風,送來銀鈴般的叮噹聲。牧民們騎著駿馬,身姿優美的姑娘唱著牧歌,和她的情人縱行在綠草中,盡情地享受著大自然賜給人們絕美的景色。

前面山角邊忽然站立著幾隻旱獺,胖墩墩的。它們窺視著遠來的客人,探視著人間的秘密,圓滾發亮的身軀是那樣的可愛。孩子們飛快地跑到跟前,它們早躲到洞穴中了。

沿著崎嶇的牧道登上山頂,白皚皚的雪山伴著迷人的雲層,霧藹藹,晃忽忽,猶如進入夢幻般的仙境。雪線下蜿蜒著無盡翠綠的原始森林,密密的松樹像撐天巨傘,重重疊疊的枝葉,擋著明媚的陽光,樹下更顯得陰涼。鳥兒清脆的歌聲,給這幽靜的密林帶來無限樂趣。

躺在如同綠色地毯的大草原上,靜聽著嘩嘩作響的松濤聲、柔柔拂面的涼風,和那汩汩綿延的流水聲,能感覺到深山的脈搏和我的心連在一起跳動。寧靜的山林美麗安詳,牽掛於思念的天山,使我心裡充滿深情的遐想……尋覓不見的迴路,迷醉不知的歸途,驚回夢中,已是三更
[PR]
by daiqianwen | 2012-07-27 13:14 | 畫一樣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