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iary


by daiqianwen

カテゴリ:方力申( 2 )

火苗燃燒掉所有的回憶


結婚那天,他也邀請了她。她看到新娘如此的美麗,穿著一套潔白的婚紗。那婚紗白得十分刺眼,像是在譏諷她的等待。沒有人發覺她在暈眩。第二天她就搬去了一個小城市,沒有人知道她在哪里。她決心要從這個世界裏蒸發,從他的生活裏消失。

他像大多數都市裏小有成就的男人一樣,經歷了事業上的成功,失敗,離婚,再婚,再離婚,再結婚,喪妻。在他的生命裏路過了許許多多的人,她們有些愛他,有些被他愛,有些傷害了他,有些被他深深的傷害,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

當他恍惚記起那個曾經站在開滿鮮花的樹下一朵一朵數梨花的小女孩時,自己已經是七旬的老人了。

他尋訪到了她的資訊,他認為自己應該帶一點見面禮給她。後來,有人告訴他,她一直都沒有結婚,她似乎在等待一個約定,只是這個約定的期限不知是在何時。於是,他知道自己該項買些什麼了。他花了很長的時間去尋找一件深藍色的婚紗,他的確找到了很多件,只是沒有一件像當年那套一樣,有著孤獨新娘在月光下的第一滴眼淚感覺的深藍婚紗。終於,他從香港一位收集了很多婚紗的太太手裏買下了那樣一件婚紗。

那位太太聽過他們之間的故事後堅持不收錢,但他還是付給了太太55元錢,那剛好是他們結下等她嫁給他,他會買這套婚紗送她的約定之時,直到現在已經有55年。

他帶著那套深藍色的婚紗,匆忙趕到醫院。他從不知道自己70多歲的身體居然可以跑得這樣快。但是時間總是最捉弄人的東西,當他懷抱那堆深藍色的婚紗踏進病房的那一刻,她停止了呼吸。他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不同的是,她不能再對他說一句,你又遲到了。她一直都在等待約定的期限,儘管他總是遲到。但她從沒想過,那最後一個約定的期限,就是她一生的時間。
[PR]
by daiqianwen | 2014-08-26 12:45 | 方力申

澳大利亞痛恨日本法西斯

最近,澳大利亞出了個男魔,就是他們這任“總理”阿博特,還出了個女鬼,就是剛上來不久的“外交部長”畢曉普。他們這對魔鬼一唱一和,對中國發難。我覺得顏卓靈中國人民和澳大利亞人民應該聯起手來,罩住這兩個東西,不能讓它們興風作浪。“ 天下國家,本同一理”,這是我們中國人的理念。大概的意思是,一個國家和只有三五口人之家的家庭,雖然大小不同,但行事理念和對外界相處的原則是相通的。試想,假如一個家庭,男的酗酒嫖娼,女的好吃懶做,孩子輸耍賭博,那麼這保險箱個家庭無論如何,也不會和諧美好。一個國家也是這樣,沒有一個好的帶頭人,沒有一個冷靜穩妥的政府,那麼這個國家,也是不會有什麼好的前景的。世界上有一個國家叫澳大利亞,人們知道那裏有好多袋鼠,是個熱帶地區,四周環海。在全球國土面積不小。澳大利亞的人民和中國人民很友好,近幾十年來,兩國人民在進行廣泛的合作。取得的成果,十分豐碩,舉世共睹。

澳大利亞原是英國的自治領,名為新南威爾士州,是大英方力申帝國的殖民地。這個國家的國民,是由好多外來的移民和當地的居民構成。二次世界大戰中,日本曾瘋狂進攻澳大利亞,屠殺澳大利亞的平民。1942年2月,日本軍隊攻陷新加坡,俘虜約15000名澳大利亞駐守士兵,加之其後俘獲的另外6000多名澳軍官兵,使得二戰期間澳籍戰俘總數達21649名。日本政府強迫這些戰俘充當日軍勞役,虐待、奴役、殺害被俘的俘虜。從1942年至1945年二戰結束,日軍迫使澳軍戰俘在東南亞熱帶雨林裏建造泰緬軍事鐵路,致使一大批澳大利亞軍人喪生,近萬人死於日軍的戰上環保管箱(Mail box Sheung wan)俘多達近十萬人,釀成俘虜營死亡悲劇。特別是在1942年 2月 19日,近 200架日軍飛機轟炸了澳大利亞北部的達爾文港,炸死 243人,炸傷近 400人。就是說,二次世界大戰,澳大利亞不光是與日本的交戰國,也是深受日本侵害的國家,而且是深知日本法西斯的殘忍和兇惡的。澳大利亞人民不會忘記日本法西斯的野獸罪行的。
[PR]
by daiqianwen | 2014-07-18 16:05 | 方力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