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iary


by daiqianwen

火苗燃燒掉所有的回憶


結婚那天,他也邀請了她。她看到新娘如此的美麗,穿著一套潔白的婚紗。那婚紗白得十分刺眼,像是在譏諷她的等待。沒有人發覺她在暈眩。第二天她就搬去了一個小城市,沒有人知道她在哪里。她決心要從這個世界裏蒸發,從他的生活裏消失。

他像大多數都市裏小有成就的男人一樣,經歷了事業上的成功,失敗,離婚,再婚,再離婚,再結婚,喪妻。在他的生命裏路過了許許多多的人,她們有些愛他,有些被他愛,有些傷害了他,有些被他深深的傷害,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

當他恍惚記起那個曾經站在開滿鮮花的樹下一朵一朵數梨花的小女孩時,自己已經是七旬的老人了。

他尋訪到了她的資訊,他認為自己應該帶一點見面禮給她。後來,有人告訴他,她一直都沒有結婚,她似乎在等待一個約定,只是這個約定的期限不知是在何時。於是,他知道自己該項買些什麼了。他花了很長的時間去尋找一件深藍色的婚紗,他的確找到了很多件,只是沒有一件像當年那套一樣,有著孤獨新娘在月光下的第一滴眼淚感覺的深藍婚紗。終於,他從香港一位收集了很多婚紗的太太手裏買下了那樣一件婚紗。

那位太太聽過他們之間的故事後堅持不收錢,但他還是付給了太太55元錢,那剛好是他們結下等她嫁給他,他會買這套婚紗送她的約定之時,直到現在已經有55年。

他帶著那套深藍色的婚紗,匆忙趕到醫院。他從不知道自己70多歲的身體居然可以跑得這樣快。但是時間總是最捉弄人的東西,當他懷抱那堆深藍色的婚紗踏進病房的那一刻,她停止了呼吸。他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不同的是,她不能再對他說一句,你又遲到了。她一直都在等待約定的期限,儘管他總是遲到。但她從沒想過,那最後一個約定的期限,就是她一生的時間。
[PR]
by daiqianwen | 2014-08-26 12:45 | 方力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