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iary


by daiqianwen

心裏仍有些忐忑

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從月臺的大導引牌背後忽然笑盈盈地走出一位女士,同樣拖著旅行箱,卻徑直走到我面前,問我是不是需要幫忙。可憐我心裏還滿盛著 出發前早已準備好的警惕,她的主動和熱情讓我在瞬間有種強烈的不安全感,一邊聽她說話,一邊竟胡亂揣測起她的意圖,模模糊糊地想,要是拖著大箱包,跟人進 了一條空巷,最後只好空著雙手出來,那該有多狼狽。這樣開著小差,半天也沒聽明白她的解說。看我仍然一頭霧水的樣子,她也有點氣餒,乾脆掏出了自己的輕軌 車票。我馬上警覺地聯想到電視上見多了的假票兜售場景,並立即開始在腦子裏搜索應對方案。想像中,我準備很禮貌地拒絕她的售票邀請,然後往樓上的工作臺去 求救。然而預料中的情形並沒有發生。她只是邀我共用她的車票,這樣我可以隨她一起先到賴姆站,我們再分開轉車。我事先知道在巴伐利亞州,一張州內火車票往 往可以同時供5人坐車,但跟著她上車時,心裏仍有些忐忑施政樂
  天時尚早,車廂裏沒什麼乘客,我十分拘謹地坐著,小心地應對著她的問話。慢慢地,這種應對變成了愉快的聊天。我才知道這位叫伊娃的女士是慕尼克 人,剛從上海旅遊回來。她很樂意談論自己對上海的印象,其中最深的兩點,一是物價便宜,二是吵鬧非凡,尤其是車子尖銳的喇叭聲,讓她不能適應。重新回到慕 尼黑的恬靜裏,她看上去很安心。慢慢地,從各站上來的人多了起來。在慕尼克也有許多天色未亮就趕著上班的人們。大家上車後都安靜地坐著或小聲聊著。伊娃提 醒我把立著的大箱包貼緊座位外側,以免影響過道的通行。每次停站上人,她都會把提包從一旁占著的座位上拿下來,好留出一個空位,儘管車廂裏顯然還有別的位 子空著。隔座有一位正在慕尼克做論文的博士生,把他的大箱子寶愛地拉在膝前,偶爾也加入我們的談話。伊娃輕聲告訴我,他一個人的箱子占滿了整4個座位的過 道,等於把4個座位全占了,在德國,人們很少會這麼做。她還特別提到上海的計程車,這是她在上海的生活最離不開的交通工具;而在德國,打出租的費用十分昂 貴,常令許多人望而怯步。輕鬆的談話打消了我多餘的顧慮。在賴姆站下車後,因為急著趕車,伊娃簡要地告訴我怎麼購票和換月臺,我們便匆匆分開了施政樂
  慢慢就覺得在這裏,人們似乎把為人幫忙看作一件很大的樂事。換月臺時,一位德國小夥看我站在售票機前似懂非懂的模樣,很紳士地用英語問可否幫 忙。結果是他不但幫我買了票,還幫我把大箱包一直搬過兩層樓梯,來到轉站的月臺上,諸多指點,等我完全明白了,才欣然告別。從輕軌站出來後,需要一路問詢 才能找到房東的住處。慕尼克人的友好和熱情讓問路也變成了一件十分愉快的事情。每個被問的路人,不論走著還是騎著自行車,都會微笑著停下來,認真聽你的問 話,然後很高興地為你指路。有時被問的人不懂英語,他的抱歉的表情,仿佛是他打攪了別人一般。還有一位騎腳踏車的婦人,在得知我走錯方向時乾脆回轉身,推 著車子一直把我領到房子門口。施政樂
[PR]
by daiqianwen | 2014-06-12 11:51